校园贷:学生做刷单兼职被骗 多人被迫还贷数万元   “校园贷”是近年来互联网金融发展最迅猛的产品之一。只要你是在校学生,网上提交资料、通过审核、支付一定手续费,就能轻松申请信用贷款。最近一年,“校园贷”在吉林长春市的一些高校发展得如火如荼,但是一些在校生向央视记者反映,一些人利用“校园贷”设计骗局,导致许多大学生被骗。   今年3月,正在吉林动画学院上学的小李萌生了做兼职的想法,同学给他介绍了一份做刷单的兼职,并号称不需要承担任何风险。   在同学的介绍下,小李认识了刷单业务的老板申季阳。小李被告知,所谓刷单,就是用学生身份通过分期购买手机的网络贷款平台买手机,帮平台刷业务量。   当天,小李签下一张劳务合同,合同上约定,刷单一笔的报酬是100元,三个月一结。签完合同后,小李被申季阳和网贷平台的业务员带到一家手机店。   大学生 小李:给我注册了网贷平台的账号,然后签了一个网贷合同,全是零首付。到该付的时候,才需要往扣款银行卡里打钱。   小李说,他按要求提供了身份证、学生证、父母的手机号码,并现场拍摄了他手持身份证和网贷合同的照片后,先后通过四个网络贷款平台,分期购买了4部苹果6s plus手机,买来的手机直接交给了申季阳。   大学生 小李:问申季阳的时候,他说不要担心,因为还贷款是他出,我们不用担心这些事情。   为了让小李相信,申季阳还写了欠条。过了两天,申季阳又要求小李用自己的学生身份,向网络贷款平台申请现金贷款。这次承诺的报酬更加可观,每完成一单可以获得贷款额的10%作为佣金。   于是,小李在两个网络贷款平台上贷了款,把钱交给了申季阳。加上之前分期买手机的钱,小李连本带息总共贷了6.9万元,每个月要还款5500元。   申季阳为小李转账还了3个月贷款,但是承诺给小李的报酬一直没兑现。当小李催促时,申季阳就要求他带其他同学出来做刷单,否则不给钱。   大学生 小李:他跟我说,我带够5个人,就把佣金给我,另外给我一个人一千元的劳务费。我跟申季阳说我不做了,然后申季阳威胁我说如果不做就要双倍奉还。   尽管受到恐吓,小李还是拒绝了带人做刷单。此后,申季阳就中断了为他还贷,电话不接,人也不见了踪影。   接踵而至的,是网络贷款平台的催款电话和短信。   大学生 小李:平台说如果不还款,就等着法院起诉。然后还给我发了威胁信息,说已经在我户口所在地的法院起诉我了。   近80人被骗 涉案金额200余万元   万般无奈之下,小李向自己的同学求助,却意外地发现,学校里情况像他一样的人并不少。   小李联系了有同样遭遇的同学,建起了微信群。很快,其他几所大学的学生也陆续加入,大家被骗的方式如出一辙,而矛头也指向同一个人――申季阳。   大学生 小李:一开始我以为就十几个人,没想到范围越查越广,涉及到了很多所大学,被骗人数也达到了快八十人。   微信群中的被骗学生涉及长春的7所高校,大多是入学不久的大一或大二学生,贷款金额少的一两万元,多的则高达十几万元。   催款人员为催还款威胁学生   在记者的采访中,大学生们接到的催款电话此起彼伏。   多名大学生提供给记者的催款短信中,充满着侮辱和恐吓之词。有的威胁学生再不还钱将被羁押至看守所,有的编造假的法院开庭审理信息,有的群发短信到学生的通讯录联系人,号称“你想出名很容易”。   王女士家住沈阳,女儿在长春上大学,她曾接到过女儿的哭诉电话。   学生家长 王女士:他们会盗取孩子的通讯录,另外一个就是在学校的贴吧里把孩子的照片贴上,甚至发短信说孩子犯了诈骗罪,又说收到什么立案通知书,我觉得这些事做得有点太卑劣了。   有几家网贷平台的催款电话还会不断打给学校办公室和辅导员老师,向他们施压。在压力之下,不少学生开始被迫还贷。王女士现在已经开始为女儿分期偿还近6万元的贷款。   学生家长 王女士:我要求我姑娘天天就寝前必须得给我发一条短信,就说妈妈我睡觉了,这样我才能心安。要不我天天上班,真就担心孩子出什么意外。   长春理工大学光电信息学院的小刘,为申季阳先后申请贷款14万元。申季阳消失后,催款电话反复打给他在农村的父母,称要上学校讨债。无奈之下,小刘父母只得外出打工,为孩子还贷,每个月要还近5000元。   大学生 小刘:家里没招,只能把钱先还了。毕竟我在这上学,家里也是怕我出事。   今年8月,大学生们向长春市公安局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分局报了案。今年9月21日,警方正式对申季阳诈骗案立案侦查,根据学生们提供的警方受理案件登记表显示,涉案金额达200余万元。记者试图联系警方了解案件进展,但警方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请求。   “校园贷”骗局为何这么多人上当   一个并不算高明的骗局,却让这么多大学生受骗上当。除了大学生们涉世未深,背后还有什么样的原因呢?   吉林动画学院的小韩,是最早向公安机关报案的学生之一。他在被骗的同时,也将4个信任他的同学带入了刷单骗局中。   大学生 小韩:我就跟他们说,是一个像刷单的东西,然后把合同什么的也给他们看了。因为是一个学校的学姐,觉得应该不会骗人。   小韩所说的学姐,是一个同校的大三女生。最开始,正是因为学姐的介绍和宣传,他才开始为申季阳做刷单。小韩说,在每个涉事学校,都有像学姐这样的代理。   靠着这种互相许诺好处的方式,像滚雪球一样,受骗人数不断增加。而这个涉及人数庞大的骗局,从组织者到被骗者,形成了金字塔式的4个层级。   大学生 小韩:最下面就是做刷单的人,再往上一点,就是我们这些带过人的,然后再往上就是学校里的这些代理,最上面是申季阳。   在学生们与申季阳签的合同上,记者并没有看到任何公司的公章。对于这样一份并不让人放心的合同,为什么却没有人起疑心呢?   除了信任熟人之外,学生们也坦承,之前他们做过的网购刷单兼职,也是在法律法规的灰色地带挣点零花钱,因此并没有警惕。   大学生 小李:贷款6万块钱说给10%就是6000,我刚踏入社会,6000块钱对我们来说已经很多了,有点见钱眼开的性质。   在长春的多所高校,记者走访看到,贷款小广告几乎随处可见,通常被冠以信息安全、还款无压力等宣传语,不难看出背后的激烈竞争。   受骗学生告诉记者,申季阳曾经在网贷平台工作过,和一些网贷平台的业务员很熟,而这些平台的业务员为了保持业务量,也一直与申季阳联系密切。   小韩说,有了这一层关系,门槛本就很低的网贷,变得更加畅通无阻。   据记者统计,受骗学生中,涉及到的网贷平台有20多个,每个学生少则用到两三个,多的有六七个。有的学生为了还贷,还利用不同的网贷平台拆东墙补西墙。   “校园贷”被列入重点整治对象   今年10月13日,银监会、工信部等15个部委联合发布《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要求将网贷机构划分为合规类、整改类、取缔类三大类,而校园网贷被列入重点排查、整治对象。   吉林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 丁肇勇:什么样的是合法的互联网金融中的校园贷?校园贷的用途是什么?怎么样是鼓励的?怎么样的是限制的?对于非法这块,什么样是可以自我协商的,什么样是必须由权力机关出面来维护社会正常秩序的?这些必须要明确规定。   专家同时也认为,从大学生自身来说,加强防范,提高自身的法律意识和风险意识,也是当务之急。   吉林衡丰律师事务所 律师 王丹丹:根据我国的法律规定,年满18周岁就属于完全的民事行为能力人。如果涉及到签合同,或者是使用自己的身份信息的时候,不但要谨慎为之,还要有法律意识。要知道自己签的是什么样的合同、什么内容、产生的法律后果、自己能否承担。   东北师范大学社会学院教授 丛晓波:从学校这一块,我认为应该增加风险教育,让他们意识到这些危险的存在,这些是很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