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贴政策调整箭在铉上 呼吁缓下脚步思考-搜狐汽车   (文 证券时报)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的调整已是箭在铉上,而相关企业在经历了数年的“野蛮生长”后,也到了需要总结反思的时刻。   在8月25日~26日举办的(合肥)国际节能与新能源汽车发展高峰论坛上,工信部装备工业司副司长瞿国春明确表示,“我们鼓励、支持的是高水平、高质量、高 安全性的新能源汽车,要和世界先进水平的汽车企业去竞争。”,所以“下一阶段整个政策的导向更多是鼓励先进水平的企业”,呼吁企业在技术上多下功夫。   另一方面是来自协会的意见。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叶盛基称,新能源汽车出现“井喷式的发展”,但他接着反问,“井喷一词到底是贬还是褒?对于一个产业来 说,我们这样的发展速度,能不能提升和夯实技术基础,我们在环境建设、产品的质量和可靠性的提升上,能不能跟得上?”因此,他呼吁产业相关方“缓下脚步来 思考”。   新能源汽车扶持政策将生变化   瞿国春作为工信部的代表,在论坛上先是肯定了新能源汽车技术水平的大幅提升和产业规模的快速扩大,其后则表示风险和机遇并存。风险在于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存在 着短板,高端装备对外依存度仍然比较高。企业的实力还急待提升,部分领域产能过剩的风险已经呈现。此外,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核心技术仍未突破,充电设施配 套工作滞后,安全隐患逐步显现,以及新能源汽车在品质上不能满足消费者需求,对政策的依赖性还比较大。   除了透露新能源汽车补贴将以技术为中心进行调整外,瞿国春还表示,国家将推进乘用车企业平均燃油消耗量和新能源汽车积分管理办法的出台,逐步建立市场化机制,引导企业加快新能源汽车的生产推广。   这和不久之前财政部相关人士在电动汽车百人会上的说法如出一辙。8月22日,财政部经济建设司副司长宋秋玲表示,新能源财政补贴政策近期将有所调整。一是配 合工信部在提高技术门槛的基础上提高财政补贴政策,在保持2016~补贴方案总体稳定的前提下,不断提高进入推荐车型目录的企业和产品的门槛,使 技术先进、市场认可度高的产品能够获得财政补贴,相反的就得不到补贴;二是完善补贴标准;三是健全监管体系;四是建立市场化的发展机制。   密集放风新能源补贴政策调整的背后,是政府期待逐步将新能源汽车产业推向市场化的急切心情,但新能源汽车产业能否保持高速增长却是个问号。数据显示,今年1 到7月份国内新能源汽车产销均已超过20万辆,同比增长了1.2倍。就在会议召开的8月26日,北京宣布北京今年新能源车个人指标已经抢完,部分申请者将 无法获得指标。   叶盛基称,“上半年来,国家对于新能源汽车的相关政策、行业管理和准入管理上等都在调整,各方都有不 同的看法。我要说的是,经过这些年尤其是近期的井喷式发展,政府部门以及社会各界确确实实有必要停下脚步,或者是放慢脚步来总结和梳理这段时期以来政策执 行过程、产业化过程中出现的一系列该有和不该有的现象。”   地方政府将发挥监管作用   敏锐的资本市场已经嗅到了变革的开始。广发证券(16.700, 0.02, 0.12%)25日研报认为,目前新能源汽车行业仍是一个政策主导型的行业,后期新能源汽车相关政策调整的思路是加强准入、强化过程控制,供给侧拉动,这 将有利于资源向优质企业和真正的频繁使用者倾斜,实现行业的长期发展。而渤海证券则认为,财政部等主管部门提出包括告别普惠式补贴政策、加强准入和使用监 管在内的管理思路,“胡萝卜 大棒”的管理模式有望加快建立。   记者在会场看到,这场由国家工信部指导,在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支持下的“节能与新能源汽车展览会”规格不低,江淮汽车、安凯客车、科力远、国轩高科、天津力神等200余家整车与零部件企业都带来了其最新产品,但展馆里前来参观的普通市民却屈指可数。   合肥是目前新能源汽车推广最好的城市之一,新能源汽车累计销售达3.55万辆,约占全国5.1%,并刚摘得“世界最具影响力电动汽车城市大奖”。在8月初, 合肥发布了新的新能源汽车补贴标准,从产品购买补贴到电池回收奖励,明确对单位和个人购买续驶里程(工况法)大于150公里的纯电动乘用车,按照中央财政 补助标准1:1的比例给予地方配套补助;并将个人购买纯电动乘用车的,在与中央财政1:1配套的地方补助资金中安排10000元 辆,用于充电费用补助和 私用充电设施安装。   如果不考虑合肥在上牌费、停车费、购买补贴、单位团购等政策上的扶持,市民对新能源汽车的热情恐 怕更低。武汉市汽车产业发展办公室副主任李林清说,武汉的“江湖分割”,新能源汽车的不限行和过桥不收费政策,鼓励了今年上半年武私人购买电动汽车。他同 时称,目前江淮汽车、南京金龙在武汉的新能源汽车基地都已在建设,比亚迪已投产,后续武汉要把有国际影响力的新能源汽车企业迎来,“一定要有搅局者起到鲶 鱼效应,激发企业的斗志”。   记者注意到,在这次论坛配套的对话环节中,叶盛基向北京、深圳、合肥、武汉市的新能源汽 车推广相关负责人提出了有关地方保护的尖锐问题。合肥科技局区域创新处处长戴兵称,虽然合肥的财政预算较低,但目前已经按照国家标准对外地新能源汽车进行 补贴;深圳市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办公室的陆象桢表示,目前已经招过标的大巴中比亚迪虽占多数,但物流车外地车企中标比例高,加之今年6月后的深圳乘用车购 车政策调整,对外地车企也有利好。陆象桢称,“示范期已经结束,慢慢往市场化方向走,欢迎外地车企参与。”   更值得注意的是,面对新能源汽车事故的上升苗头,“安全”也成了本次论坛的重中之重,除了扶植新能源汽车产业、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和破除地方保护主义外,地方政府在 监管中的作用也被强化。瞿国春表示,“要加强市场监管,建立市场抽样检测制度,使用的环节上,推动建设生产企业、地方和中央政府在内的三级监管网络的平 台。”   叶盛基也强调,“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必须把安全放在头等地位”。他称,“希望政府不同部门之间的政策要更加协同,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要合拍。尤其是地方政府,应该进一步推进整个新能源汽车发展过程中的各项政策的落实。” (责任编辑:杨亚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