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市第四医院,妇产科医生梁云泰从1989年开始至2016年,27年来,经他之手降生的新生儿多达上千个。梁云泰一直认为妇产科不是男人的“禁区”,梁云泰坦言:“其实产科的男医生没什么特别的,我们面对的就是一个器官,跟外科没有任何区别,但产科男医生更需要理解。”

  

  进入手术前助手帮梁云泰箍紧口罩。梁云泰是个“快一刀”,一台正常的剖宫产手术,他最短用时20分钟。这是梁云泰在就职27年的医院��石家庄市第四医院��所保持的多项快刀记录之一。

  

  梁云泰走进手术室。在梁云泰看来,产科男医生比女医生更有优势,产科男医生逻辑判断能力可能更强、更理性,男医生体力更好,比女医生更能适应高强度的“连续作战”。“妇产科男医生成功的例子很多。在国外,妇产科一般都是男医生。”梁云泰说。

  

  最让梁云泰心里别扭的,还是孕妇的拒绝��“我不要男医生给我接生”,这是梁云泰在27年行医过程中常听到的话。虽然在规定中,妇产科男医生给病人看病要有护士陪伴,但在病人太多而人手不够时,往往做不到这一点。有时候梁云泰一进屋,还没有说话,就被孕妇拒绝了。尤其是年轻的女孩,知道他是妇产科医生,立刻瞪大眼睛,好像他有什么问题。

  

  梁云泰后来反倒淡然了,没有别的想法,“一切以孕妇为主,她不愿意让我看,我就推荐其他的女医生”。梁云泰笑着说,“其实产科的男医生没什么特别的,自己面对的就是一个器官,跟外科没有任何区别。每一个手术都是我的作品。”

  

  每次查房,梁医生都要仔细和家属以及产妇交待注意事项。在梁云泰看来,一个好的妇产科医生,一定要保证手术的速度和质量,这也是一项基本要求。梁云泰说:“对于妇产科医生,很多时候,速度就是生命。另外,现在很多产妇都希望顺产,但如果医生强烈建议你剖腹产,一定是有他的道理的,应该认真考虑。”

  

  梁云泰为产妇检查乳腺。妇产科医生最担心的一种情况,就是瘢痕子宫处的前置胎盘、胎盘粘连、胎盘植入。胎盘本应该随胎儿娩出,排出母体之外,但如果胎盘前置,常会并发胎盘粘连到子宫,要想使胎盘与子宫分开,很可能会发生大出血。而胎儿也会由于前置胎盘出血太多,引起死产,也可能因为产妇休克发生胎儿窘迫,胎儿严重缺氧以至胎死宫内。

  

  产妇即将分娩,梁云泰为产妇做胎心音检。曾经,梁云泰的妻子也很不理解他选择在妇产科坚守的原因,也确实有不少原本在妇产科的男医生最后都转到了外科。为了让妻子更理解自己,梁云泰带妻子在医院待了一天,让她看自己每天的工作。“她看到我一整天都很忙,我的判断不仅牵扯到孩子,也关系到一个家庭,就开始支持我了。”

  

  梁医生为即将分娩的产妇做常规检查。梁云泰说。在他看来,家人的支持是很大的动力。如今,梁云泰已经年过五旬,他的儿子也在学医,对于孩子的未来,梁云泰表示会放养式管理,“希望他也能热爱他的工作”。

  

  梁医生高兴的看着刚刚分娩的孩子。现在,一周中,梁云泰有两天出门诊,其他时间不是在做手术,就是在“大后方”��住院部照顾产妇。每天从早上七点到晚上七点,梁云泰常像个陀螺一样不停地在产房、办公室之间转来转去,常常有人专门来找梁云泰咨询、就诊。

  

  梁云泰常常反思如何提高业务水平,如何让患者受益最大,痛苦最小。他把自己做过的手术,详细地记录在笔记本上,没事时就随手翻来学习一下。如今,这样的笔记,梁云泰已经写满了十几本。就这样,梁云泰逐渐成了产科里的技术骨干。

  

  在整个采访过程中,梁云泰的手机经常响起,大多是病患打来的,梁云泰每次都耐心解答对方提出的问题。从医25年,梁云泰和很多患者都成了朋友。点击右上角关注“瞬间”更多精彩瞬间的故事分享给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