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爱姨”是我的胰腺,也是你的胰腺,是我们所有人的胰腺,她是我们这个故事的主人公。

  负责给她起名字的会长说:我们要爱护胰腺,她叫爱胰就很好,爱胰―― “i胰”不就是“我的胰腺”的意思吗?咱们萌一点,就叫爱爱姨吧。

  于是,“爱爱姨”就成了她的名字。

  爱爱姨的日子本来过得不错,其实在主人的身体里,“过得不错”的定义就是主人完全没有注意到爱爱姨的存在。

  爱爱姨的主要工作是负责生产胰岛素“钥匙”,用这些胰岛素钥匙,她可以打开细胞大门,帮助主人把血液里的葡萄糖兄弟们送进身体细胞里。

  主人喜欢美食,食物里送来的葡萄糖兄弟很多,一波接一波。

  爱爱姨只有很努力才能完成每天的工作,一天又一天。

  这一天,爱爱姨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却发现血管里的动静有点大:葡萄糖兄弟的数量比往日多了许多,它们欢笑着、嬉闹着,就像一群猴子,把血管当成了滑梯,来回游荡着,玩得很开心。

  它们开心,主人的世界里却摊上大事了:爱爱姨的主人此刻正很不开心地听着医生的诊断:2型糖尿病。

  爱爱姨也有点不开心,辛苦一年的年终奖看来是要泡汤了!于是她冲着正在嬉戏的葡萄糖兄弟吼了一句:别闹了!待会儿老娘就送你们走!

  看来不能休息了,她拍拍身旁的小助手贝塔的头:“小贝,咱们再忙会儿,待会爱姨请你吃好吃的!”

  爱爱姨的助手小贝,在主人的世界有个古怪的名字,叫做胰岛β细胞,它忽闪着大大的眼睛,看起来有些疲惫。看着爱爱姨期待的目光,它懂事地点了点头,然后就开始吐出一把把胰岛素钥匙,爱爱姨用这些“钥匙”,打开细胞大门,一个个的把在血管里流浪的葡萄糖兄弟送走。

  虽然爱爱姨很努力,但是还是觉得有点力不从心,往常只需要一把胰岛素钥匙就能打开的细胞大门,今天要用上两三把才能打开,可怜的小贝累得像条狗,不停喘息着,胰岛素钥匙很快就供应不上了。爱爱姨并不知道,她遇到的这种现象,在主人的世界里叫做:“胰岛素抵抗”。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她和小贝面临着有史以来最严峻的局面――虽然她们已经在超负荷工作,血管里的葡萄糖兄弟却越来越多。

  爱爱姨没有时间抱怨,也没有时间休息,她就像一名顽强的战士,忘我地战斗着,面对挑战,她没有怯懦,绝不退缩,在一场场实力不对等的战斗中,她爆发了所有的力量,虽然筋疲力尽,但是她依然坚持了下来。

  直到这一天,她等到了援军的到来。

  因为糖尿病,主人终于注意到了爱爱姨的存在,经常去找医生想办法帮助她缓解压力。

  于是,药物兄弟们就开始陆续降临在爱爱姨的面前。

  药物兄弟们中有很多家族,为了搞清楚他们是谁?能帮上什么忙?我们先把爱爱姨可爱的助手小贝,比作一只拉车的乌龟(至于为啥用乌龟来做比喻,我们只能归因为本文作者的恶趣味)。

 

  小贝拉着车,车上的货就是那些需要赶紧送走的葡萄糖兄弟,但是“胰岛素抵抗“把原来平坦的道路抬高变成了小山丘,于是小贝就需要比平时花费更多的努力去爬坡,很快,小贝就累坏了(胰腺β细胞受损)。

  久而久之,小贝累瘦了,力气也越来越小(胰岛素分泌不足),搬运葡萄糖兄弟的活就越来越力不从心,在主人的世界,一种叫做“血糖高”的现象就出现了。

  

 

  主人送来的药物兄弟,有一家人叫做“磺脲”,这家兄弟的名字挺有意思:打头都是“格列”,叫什么格列本脲,格列吡嗪,格列齐特,格列喹酮,还有一个小兄弟叫格列美脲。

  别看这些格列兄弟们,名字比较有趣,性格却有些粗暴,他们来了以后,就仿佛化身成了赶车人手里的鞭子,鞭子带着响儿抽打下来,小贝拉车的劲头确实是大了,可是长期这么透支,小贝变得越来越虚弱。

  所以,如果小贝还很健壮的时候,格列兄弟们是很好的帮手,但是如果小贝已经累坏了,格列兄弟的帮忙就会增加它的负担,甚至变成是一种折磨。

  在药物兄弟里,“α―葡萄糖甘酶抑制剂”家族最擅长的,就是让食物里产生的葡萄糖兄弟延缓被肠道吸收,这样血液里葡萄糖兄弟的数量就会减少,这也就相当于帮拉车的小贝把车里像洪水一样快速增加的负重,变成了细水长流式的慢慢增加,小贝有了喘息之机,也感觉自己轻松了很多。

  这样的话,在主人的世界里,一种叫“餐后血糖”的东东就会被降低。

  爱爱姨挺喜欢这家兄弟,她记住了其中三兄弟的名字:阿卡波糖、伏格列波糖和米格列醇。说实话,药物兄弟们的名字都挺古怪,挺不好记。这家兄弟的名字末尾都有“波糖”两个字,本来挺好记,却忽然插进来一个叫“米格列醇”的,也真难为了爱爱姨。

  “双胍”兄弟是最常来的药物兄弟了,他们比较温柔,也比较聪明,他们不去逼疲惫的小贝出更多的力,而是想办法减轻小贝的负担。

  他们一方面,帮小贝把“胰岛素抵抗”这座小山丘的坡度,尽量弄得平缓些,这样小贝爬坡会省下很多力气。

  另外一方面,双胍兄弟想了很多办法,来减少血液里葡萄糖兄弟的数量,这就相当于帮小贝拉的车减了重。

  不过,在主人的世界里,虽然双胍兄弟降低“空腹血糖”的效果好,但是对“餐后血糖”方面力量就稍微弱了一点。

  如果让小贝自己来选择,“胰岛素”兄弟才是他最理想的战友,跟其他所有的药物兄弟不同,胰岛素兄弟一来,总是直接化身成跟小贝一模一样的另一只乌龟,帮着小贝拉车爬坡。

  这下子,小贝想拉就拉,想歇着就歇着,所以胰岛素兄弟来的日子里,小贝是最幸福的!

  还有一个叫“胰岛素增敏剂”的药物家族,爱爱姨也是非常喜欢的,虽然她没怎么搞明白罗格列酮、吡格列酮这两个名字的正确发音,但是这两兄弟一来,爱爱姨需要用两三把甚至更多的胰岛素钥匙去打开细胞大门的困境,就马上得到了缓解。

  对于小贝来说,两位“列酮”兄弟挖土方的功夫确实非常给力,一会儿功夫,“胰岛素抵抗”这座小山丘就整体降低了好大一截,急坡变缓坡,小贝立马感到轻松了。

  有了这些药物兄弟的帮忙,爱爱姨和小贝面临的局面得到了缓解,她们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但是,这一切都还没有结束,爱爱姨和小贝也并没有停止努力,关于她们的故事,我们以后继续讲。

  爱胰腺,爱健康,爱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