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年初,美国癌症协会都会发布一份内容殷实的《癌症数据调查报告》来盘点美利坚近年来癌症新发、死亡的最新数据,并评估癌症发生率、死亡率和生存率情况。

  今年的报告如期发布,信息量可观。与2015年1月25日发布的《中国癌症调查报告》对比来看,中美患癌人群的不同特征似乎也给人们极大启示,有些结果甚至超出了人们合乎情理的想象。

  

 

总体趋势有何区别?

  

  图1 美中两国发病率与死亡率对比情况(点击图片可放大查看)

  图1是美中两国长期以来全癌种的发病率情况。可以发现,两国总体发病率与死亡率趋势区别明显。美国近年来的癌症发病率明显下降(看左图),而中国却在“稳步增长”(看图右)。

  显然,这种“增长”绝不是我们想要的。

  痛心加疑惑!

  

  图2美国各类癌种发病率趋势图(以性别区分)(点击图片可横屏查看)

  为什么美国男性发病率骤降?

  美国男性患癌人数每年骤降2%,一降就连续降了10年,而且越降越猛。

  原来,早在80年代后期,美国就力挽狂澜在无症状人群中大力筛查前列腺癌,用的是前列腺特异抗原(PSA)。这直接导致2010-2013年前列腺癌发病率以每年大于10%的速率下降。

  此外,肺癌和结直肠癌的持续下降也为总体发病率的下降助力不少。

  美国女性发病率平稳是如何造成的?

  美国女性中,下降的肺癌和结直肠癌发病率被上升的乳腺癌、甲状腺癌及黑色素瘤发病率所“抵消”,导致女性总体发病率相对平稳。不过,考虑到乳腺癌和甲状腺癌的增加有过度诊断(良性肿瘤被定义为恶性)的水分存在,所以实际结果可能更乐观。

  死亡率呢?

  

  图3 1975-2014年美国患癌人群避免死亡人数图(以性别区分)(点击图片可横屏查看)

  在过去20年间,美国患癌人群的总体死亡率下降了25%。90年代之前的高死亡率曲线被美国硬生生的“掰弯”。笔者数了数,有足足214万人免死于癌症!

  中国的结果如何?

  从中国2015年癌症报告来看,在研究期间(2000-2011年),男性癌症发病率趋于稳定,女性则显著上升,而两性的死亡率都有所下降。尽管这个趋势令人高兴,但实际上在此期间癌症的死亡人数增加了(增加了73.8%从2000年的51090到2011年的88800),原因是人口增加和老龄化。

  对于男性,在10种最普遍的癌症中,发病率增加的就有6种(胰腺癌,结直肠癌,脑和中枢神经系统癌症,前列腺癌,膀胱癌,白血病),而胃癌、食道癌、肝癌则有下降。肺癌的趋势则比较稳定。对于女性,10种最普遍的癌症中有6种年龄标准化发病率显著上升(结直肠癌,肺癌,乳腺癌,宫颈癌,子宫体癌,甲状腺癌。)

  

美国猛降,中国反增,为什么?

  美国癌症报告中指出,影响癌症发病率及死亡率最重要的三大因素是控制吸烟推广癌症筛查应用新型疗法

  这三条同样适用于中国。

  在探究原因之前,先反问自己三个问题:

  我们禁烟做到了吗?

  筛查做好了吗?

  新型疗法实施了吗?

  或许答案已了然于心。

  戒烟!戒烟!

  无关种族人群或是性别,烟草始终是导致肺癌的第一杀手。在美国因癌症去世的人当中,肺癌仍占据首位,超过1/4的癌症死亡患者的死因源于肺癌。

  

  2017预计十大常见癌种死亡人数(点击图片可横屏查看)

  同样地,中国也是不折不扣的“烟草大国”。烟草消费量居全球第一,男性中吸烟率将近50%。中国有2/3的年轻男性正在吸烟,且大多数是在20岁之前。发表于柳叶刀的一项研究称,除非大规模戒烟,否则1/3的中国年轻男性最终将死于吸烟。

  不同的是,西方国家已将控烟行动放在了抗癌首位。2015年12月初,世界肺癌大会主席Robert Pirker向中国肺癌学者介绍了世界各国履行的《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WHO FCTC)。世界卫生组织在公约中建议以MPOWER方法协助各国实施控烟有效措施。MPOWER是指:

  Monitor监测烟草使用与预防政策

  Protect保护人们免受烟草、烟雾危害

  Offer提供戒烟帮助

  Warn警示烟草危害

  Enforce强制禁止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

  Raise提高烟税

  严格履行《烟草控制公约》、公共场合全面禁烟……这些强劲措施使美国吸烟人数40年来持续降低。由此,从1990年到2014年,美国男性肺癌死亡率下降了43%。

  然而,中国的全面禁烟目前看来似乎还是个略带玩笑意味的“梦”。

  癌症筛查,中美还差多远?

  正如美国男性前列腺癌发病率的骤降源于PSA筛查一样,防癌离不开筛查。

  

  图2美国各类癌种发病率趋势图(以性别区分)(点击图片可横屏查看)

  从图2中,我们可以发现一条“男女通吃”稳步下降的曲线��结直肠癌发病率。

  这条看似不温不火的曲线却有一长串的故事。近40年间,结直肠癌发病率以每年3%的速度稳步下降。主要原因就在于筛查的普及。2016年美国癌症筛查指南推荐,50岁以上人群每年进行一次肠镜筛查。于是,美国2000年的筛查比例只有21%,但2015年已高达60%。

  

  1975年-2013年,结直肠癌发病率情况(点击图片可横屏查看)

  要知道,结直肠癌从良性息肉演变至恶性肿瘤通常需要长达15年,若能在此期间通过筛查手段早期发现,及时手术则会有很理想的预后。可惜的是,中国50岁以上人群接受肠镜检查的比例仅仅15%。在体检报告上的肠癌筛查项目中,最常见的就是一枚大大的“患者拒绝直肠指诊及肠镜检查”的印章!

  要知道,这枚印章背后是多少早期肠息肉的漏诊。

  筛查癌症的目的不是简单的"早期发现、早期干预",而是于早期发现恶性病变或可能进展为恶性肿瘤的病变。只有达到"个体化筛查"的效果,才有可能真正降低某种癌症相关的死亡率。

  前沿疗法,研究火热,但何时能落地呢?

  纵观2016年全国各大肿瘤学术会议,快被各癌种领域专家提烂的,有三个关键词:免疫治疗、液体活检、靶向耐药

  西方国家,免疫治疗药物已陆续批准上市,液体活检技术已写入指南,靶向耐药捷讯接连发布,中国学者也积极发声。

  然而,中国离前沿疗法的真正普及应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