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中院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指令,依法对数名罪犯执行死刑。其中,一名罪犯卢德坤,因凭个人主观臆测,认为系医生诊治加重其病情,在医院公然持刀乱砍两名医生,致一死一重伤。

  案情回顾

  2011年1月份,卢德坤(34岁,陕西汉阴人)因面肌痉挛先后三次到广东省东莞市长安医院就诊。该医院的副主任医师刘志霖为卢德坤诊断开药。卢德坤服药后自认为病情恶化,又到北京等地的多家医院就诊。卢德坤主观认为系刘志霖的诊治错误导致自己花费数万元,且妻子为此与其离婚,遂决定报复刘志霖。

  2011年8月16日下午,卢德坤携带菜刀来到长安医院,趁刘志霖在诊室为他人看病不备之机,拿出菜刀向刘志霖的头部、颈部、躯干、四肢等部位猛砍,致刘志霖受伤倒地。

  在旁边诊室的医生伊峰辉闻声过来查看,也被卢德坤持菜刀追砍。后卢德坤被闻讯赶到的医院保安人员控制。刘志霖经抢救无效死忘,伊峰辉所受损伤为重伤,伤残等级为七级。

  经审理,东莞中院认为,被告人卢德坤持菜刀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东莞中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卢德坤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12年卢德坤在法警的看押下,踉跄地走进法庭

卢德坤的作案工具

  事发后的新闻报道

  从当时的庭审对话中,我们或许可以对惨案的发生有更全面的了解:

  公诉人:为什么想着要砍医生?

  卢德坤:吃了他开的药,面部就开始抽搐,病情恶化。后来去北京等地看,也不见好,还花费了不少钱,老婆也跟我离婚了。我当时只是想吓唬他,当时手上没钱了,只是想让他帮我把病看好,也不知道是怎么会这样。

  公诉人:长安医院一共有几个医生给你看过病?

  卢德坤:七楼一个女医生,三楼一个男医生(刘志霖)。

  公诉人:给你看病的医生好几个,你为什么选择砍杀刘医生?

  卢德坤:七楼的女医生先给我看的病,感觉病都快好了。那天我再去医院,女医生没上班,导医就指引我去3楼找刘医生,了解了病情后给我开了药,吃了几天后就病情就恶化了,嘴角及面部往上收,时不时抽搐,精神不清醒。后来又找刘医生看了几次,他说我是面部痉挛,竟让我去市人民医院看。

  公诉人:砍杀了刘医生,为什么出门还砍伊医生,你认识他吗?

  卢德坤:不认识,只是觉得他们好像是一伙的。

  辩护人:你有诉求怎么不找院方反映?

  卢德坤:我去找了内科的主任,他看了我一眼,说他还有病人要看,让我不要影响他工作,叫我出去。我当时拍着桌子说,“你们的医生把我治成这样,你们是要负责任的。”

  审判长:自己面部是什么病,你自己清楚吗?

  卢德坤:不清楚,最早只是面瘫。

  审判长:去其他医院也没看好,为什么就认为是刘医生的责任?有向刘医生提过赔偿等问题吗?

  卢德坤:我找过他三次。

  为什么2011年犯的案2017年才执行死刑?

  因为要判决死刑、执行死刑必须慎之又慎,手续繁复,经过一审、二审等程序,再加上不是立即执行,而是缓期两年执行,这在以往案例中是很常见的。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五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判处和核准的死刑立即执行的判决,应当由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执行死刑的命令。

  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罪犯,在死刑缓期执行期间,如果没有故意犯罪,死刑缓期执行期满,应当予以减刑,由执行机关提出书面意见,报请高级人民法院裁定;如果故意犯罪,查证属实,应当执行死刑,由高级人民法院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第二百五十一条:下级人民法院接到最高人民法院执行死刑的命令后,应当在七日以内交付执行。

  医患纠纷总是能引爆舆论热点,各家媒体争相报道,给大众带来一种“伤医”、“杀医”很普遍的感觉,使得越来越多人丧失对医生的信任和尊重。但那些“伤医”、“杀医”的元凶基本都受到法律的制裁、获得应得的下场,这些却鲜见报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