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岁的老父亲发病已经一个星期了,脑部的肿瘤压迫着他的血管神经,他不能说话了,手指和腿脚再也不听使唤,躺在病床上的他连小便都不能自行解决了,往日的尊严被病魔压折了头。

  44岁的儿子把手插入父亲的背下,轻轻地托住父亲的上半身,再以父亲的屁股为轴心,将他的腿慢慢挪到床沿下,帮他穿好鞋子后,儿子又面对着父亲,两手插进他的腋下,扶起他,再把他扶正在床沿边,待父亲站好后,他利索地帮父亲解好了裤子。此时站在病床边的父亲柔弱得像一个还不能放手走路的孩子,他用一只颤抖的手抠住了儿子的腰带,这一瞬间,儿子感到父亲是多么需要自己的帮助。儿子一手扶着父亲,一手提着尿壶,接着,他嘬起了嘴唇,吹开了哨子,“嘘��嘘��嘘��”嘘尿的哨声柔和悦耳,像充满柔情的父母给襁褓中的孩子嘘尿一样。他的哨声将父亲导入一种撒尿的氛围中,一分钟后,父亲的尿就“哗哗”地下来了,此时的儿子就像听到了一首动听的乐曲。在儿子的心里,父亲的尿意没有阻碍,父亲的心意就没有阻碍;父亲的小便畅快了,儿子的心情也就畅快了。

  

  夜里,儿子就在父亲的病床边用几张凳子搭成一个简易的铺,儿子想了解病中父亲的每一种需要,他要不停地察看父亲的神色和动静,哪怕一个细微的动作。而父亲有自己的感情和尊严,好几次,父亲在尿意的压迫下艰难而缓慢地用肩膀撑起自己的身体,努力地将自己移到了床沿边。

  其实,他只要轻轻地甩一下胳膊、摇一下腿就会碰醒儿子,可是,他就是不想惊动日夜陪伴着他、此时又熟睡着的儿子。然而,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再进行下一步,于是,他就只能坐在床沿边把尿撒在床沿上。

  儿子知道后,心里便满是心痛和自责,他再三叮嘱周围的病人、病人家属以及医生护士:如果有谁看见我家老爷子要挪动身体或听到他有什么动静,请你们一定要喊醒我。他又开导父亲:“爸爸,我知道你是心疼我,可是有一笔账你还不会算。你心疼我,不喊我,把尿撒在床上,那么我为你换衣服、床单,直到弄清一切,前后需要的时间是45分钟;而你喊醒我,让我为你把尿,干干净净地解决问题才需15分钟,你看哪一个划算?”

  

  每一个白天和夜晚,儿子为父亲嘘尿的哨声总要唱响六七遍,每当这柔和悦耳的哨声吹响时,病区的氛围一下子就变得柔和而温馨起来,周围的人听着这一声声温暖的嘘尿声,就像在听一个母亲在给摇篮中的孩子唱着催眠曲。此时,人们脸上浮现出感动的、羡慕的、赞赏的神情,于是,温情就在病区弥漫开来,爱意就在每一个人的心里荡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