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台湾《远见》杂志独家整理,台湾每年有近35万吨的家户垃圾得到处流浪,跨县市或跨海过着“游牧”生活。35万吨相当10万只非洲大象的重量,就这样经过大街小巷,四处寻找“归宿”,只要有人愿意收留它,就往哪里去。

  每天的傍晚时分,这些县市的清洁队例行会到各乡镇收垃圾。代烧运作顺畅时,一车车装着20吨垃圾的卡车就会展开“垃圾转运”之旅。

  就在2016年12月初的某个上午,来自花莲县的垃圾转运车,蜿蜒经过风景秀丽的西海岸、崎岖险峻的苏花公路,赶着要在晌午前,将垃圾送进焚化厂贮坑。这一趟转运下来,平均每吨垃圾处理、运费高达台币3100多元。

  “我们实在是逼不得已”,一位清洁队员说,花莲县内并没有焚化厂,只能拜托别人处理,又怕当地民众反弹,每天都很戒慎恐惧,悄悄运送。

  不要怀疑,这些场景正真实在岛内八个城市上演。包括新竹县、南投县、云林县、花莲县、台东县(含绿岛、兰屿),以及澎湖、金门与连江(马祖)三个离岛县市。

  焚化炉政策反覆 埋下祸因

  为何只有他们的家户垃圾需要跨县市寻找去处?这跟过去20年来的焚化炉政策反覆有关。

  回顾1996年,台当局为了取代露天堆放垃圾的掩埋场,推出“一县市一垃圾焚化炉”政策,除不符合经济效益的离岛三县之外,本岛共规画兴建36座焚化炉。

  后来,资源回收与垃圾减量的效益浮现,在家户垃圾递减、焚化处理量充沛的前提下,2004年出现检讨声音,最后决定暂缓南投、花莲及新竹县的新建计划,全台共完成启用24座焚化厂。

  当时,根本料想不到台东跟林内焚化厂盖好后竟无法启用。林内焚化厂更因县民长期抗争,至今仍陷入仲裁争议中。

  八县市垃圾处理费 2015年合计近7亿元新台币

  近十年来,随着一般事业废弃物大量涌入焚化厂,代烧家户垃圾的费用也水涨船高。八个无焚化厂的县市不仅要付出高昂代价,转运也愈来愈困难。

  例如2015年,八县市共转运近35万吨的家户垃圾到其他县市,含转运跟焚化费高达6亿9146万余元新台币。

  尤其这两年,垃圾危机逐渐严峻,已有县市的垃圾转运不出去,只好愈堆愈高,形成一座座垃圾山。预估2016年因垃圾紧急北调的关系,转运费将继续攀高。

  垃圾处理费工 兰屿、绿岛最贵

  兰屿等地的垃圾处理费更惊人。2015年,澎湖、金门、连江县共转运3万2552吨的垃圾到台湾本岛,依就近处理原则,金、澎委由高雄市代烧,连江则交给基隆市处理。

 

  包括处理费及转运成本,2015年,澎湖、金门、连江的处理垃圾的费用高达1.32亿元新台币。

  有焚化炉的县市也烧钱 人力、药剂、维修都是负担

  不要以为仅没有焚化炉的县市,垃圾处理费高昂,有焚化厂的县市也要为垃圾处理付出代价。全台24座焚化厂兴建总经费达新台币881亿余元新台币。最贵的北投焚化厂(日设计处理量1800吨),造价65.48亿元新台币,其次是高雄南区厂57亿元新台币、新北市八里厂(1350吨)54.77亿元新台币,即便最便宜的嘉义市焚化厂(300吨),也要20.5亿余元新台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