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骑着喇荣飞驰在70米大道上,编导和摄像骑着电动车尾随拍摄。之后,编导还安排了一个我在古城闲逛附庸风雅的镜头,他把我在丽江相亲失败的故事想转化成去冈仁波齐路上源源不绝的动力。

  玉龙夜色

  我描述的故事里,主角是队长哈奇,他两个月前就离开丽江去了澳大利亚。这年他的骑行计划是横穿澳洲沙漠,渡太平洋骑行玻利维亚。

  2008火炬手

  临行前,在丽江的队员们齐聚在水磨坊为他践行,他说,如果还能活着,还会回丽江。话语出自七十多岁的老人口中,让在座听着十分悲壮。我也把哈齐队长的环球历程讲给了编导,在丽江这个看似休闲的地方,总有些路过的奇侠,能和他们的天马行空打成一片,实属难得!

  偶像

  随着那个十二人多国骑行队的骑行故事在全国范围内迅速扩散,以及电台的那部专题在丽江的反复播放,我变成了丽江人民的熟人。因为从来不看电视的缘故,当那些陌生人在大街上认出我时,会主动给我打招呼,还关切的加上一句,“兄弟,给有找到媳妇?”

  垭口撒欢

  高大帅气的宝车“喇荣”,随我在电视上?瑟了一把之后也出名了,同时也上了偷车贼的“宝马榜”,它的处境随之变得危险起来。某日加班,因回家太晚,我把它锁在广电局一楼车棚。本以为放在车棚的监控摄像机之下可保证它不被侵犯,可是第二天便杯具了!

  午后

  凌晨3点,一位胖胖的仁兄背着一个工具包,像来上夜班一样大摇大摆从广电局大门进来,径直来到车棚,从一堆自行车里面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喇荣,他扭开钢丝锁,提车的过程没超过三十秒……次日我在警备室的监控里看到了这一幕,当他跨着高大地喇荣得意洋洋地消失在摄像范围尽头的黑暗中时,也惊醒了我的环球梦,五大洲风光化为泡影!

  文笔海

  打失拉绒事件并没有给我带来多少负面情绪,毕竟和喇荣的关系再亲密也不能和被拐卖的孩子相提并论。马上要过年了,大家对家人团聚的美好向往是一样的,拜托哪位偷我喇荣的兄弟一定要把它卖个好价钱,喇荣如果能助你渡过过年危机也算失得其所了。

  新芽

  另一方面,作为私人财产受损者,我也积极报警了。为打击黑势力提供线索也是公民的责任。110在1个小时内出警了,他们考走了监控资料,我也提供了一张分辨率极高的喇荣照片,还记了我的电话。

  丽江

  在两位民警离开两小时后,我接到了110的电话,是一位语言和气的女警官打过来的。一边听,一边惊叹人民警察的办案效率如此神速,还追问他们有没有抓到贼?她回答:您误会了,我们只是对刚才出警的两位民警的态度做下回访调查……!

  大小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