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云南红河之行中,数石屏,建水两处古城行程最为饱满深刻,先不说在云南边陲之地有如此汉风古建让人诧异,更惊讶的是来了云南这么多次,越发觉得对云南了解是如此浅薄。可能也因为如此,每每发现一新奇事物都如获至宝喜悦。

  石屏是云南红河之行最后一站,当正午到达郑营村时,这片有600多年的古村落精致得让人叹为观止。跟着当地地接穿梭在不经修饰的街道小巷子当中,每每会因为发现某家檐前的落藤蔓而止步,也会为某家老屋而忍不住闯进别人家中庭院,好不容易地接才把我们带到一家老宅前面,“陈氏民居”是清末进士陈鹤亭故居。

  鹤亭是云南的名气并不只在于他修建了云南第一条民营铁路,更主要他一生倡导兴学办学,心系教育,在石屏办了多家学校,培养了不少杰出人才。再者,陈进士为官清廉,禁娼反腐,并在护国战争中为国家筹集军响,鞠躬尽瘁。因此在他逝世后,人民为他兴建宗祠,修建铜像以供后人赡仰。

  陈家大院的气势让人心折,从进门开始就能感受到官家的考究,大户人家的三进四合院式建筑,从下院,中堂到上院一处比一处典雅贵气,向前的每一步惊喜愈发浓郁,原木门窗镂空雕花没半点过分奢华却精致了岁月古风。

  庭院四周木制阁楼丝毫没现沧桑之迹,仿如红楼梦现,青石地板一步一实在地把岁月硬生生地拖留停下,引导游人感知当年。恰好日照直投进入庭院中央,至身其中混然忘却身处何地何时,思绪只相随着每一格雕花去触摸往事前尘。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人迹已渺,才不舍地拾步上阁楼,轻轻地走着每一步,慢慢地深陷在这所百年老宅中,陈进士家的诗书遗风如深深地沁入这里的每一根木料内。使得其清雅百年不减,随着岁月酝酿反而醇香。

  二层是小姐们的闺房,外飘的走廊木雕栏杆上镶嵌着长?,轻倚栏,抬头望着蔚蓝的天空上飘浮的白云。白云的自由飘荡与大宅的古朴幽深对比是如此强烈,如此仰望天空能深刻感知着闺秀们对外面世界的无限暇想。

  彩色琉璃窗花点缀着这座朴实而又华美的木制建筑,让深沉的色调增添几分明艳,在这里停留的分秒都如同阅读着古旧书卷。半丝的匆忙都恐怕亵渎了灵气。

  据地接解说,如今陈家宅每一梁一柱都价值千金,最昂贵的数下面几道雕花木门因为材质稀有,门板的市面价值能抵得上现在一栋别墅价格,整栋大宅如今已经价值几千万。可是古建筑的价值难以以金钱衡量,它除了见证一个家族的兴衰还见证也当时的建筑工艺,很多失传的工艺造就的精致是不可复制的。

  从陈宅的完好保护也能看出当地对其保护的细致,可是能意识到古建筑价值的人还是不多,古建破坏还是时有发生,人为的破坏盗窃,风吹雨打的侵蚀,这些美丽的建筑终将随着岁月慢慢消逝,文明不是看城市如何现代化,车上的名车有多少,而是一个城市甚至于一个国家的历史底蕴能否延续下去。每每看着欧洲的古老建筑千百年仍然屹立时不仅深思为什么在我们这里象神话般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