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还没亮就带着?胧的睡眼游览了建水古镇的朱家花园,对于建水这个地方的陌生不仅仅是单纯的不了解,而是闻所未闻。云南每回带给我的印象都是截然不同的。据说,建水就是古代的临安所在,这个小县满街的古建筑朴实得如同古装剧内的场景,行走在石板路上,每一步都是前人足迹,这里实在不适合走马观花,太多太多的历史值得咀嚼,太多太多的前尘逸事能深刻感知。

  我们到达朱家花园时,天还没全亮,当时大家都挺郁闷游花园为什么要起个大早,可是当进入这座如红楼梦内的大观园般诺大庭院时,一下子代入其中,清晨的安静让原本幽雅的庭院更显清雅,层出迭进的院子错落有致却井然有序,小姐绣楼虽然倩影无踪,却余香犹存。整座大宅的建筑考究得让人震撼,不亲临其境难以相信这样的古代豪宅竟出现在云南边陲之地

  追溯起这大宅子的家族起源可到明代,朱家先祖从湖南麻阳迁徙到云南建水,定居于西庄坝西高伍,于明末清初又移居到白家营村,并诞下两儿子分别名为子卿,永祜,数代一直以经营茶叶丝绸的小本生意为生。

  就在朱永祜出生不久,朱父在流寇之难”中去世,自此留下孤儿寡母相依为命。所幸朱永祜为人恭廉孝敬,又诚实谦和,因此虽家境清贫倒也安逸。到了朱永祜儿子朱广福一代,举家又迁到建水老马坊村,并开始盖房置业,家道中兴,朱广福更涉足锡矿业,购买矿山,兴建厂房成了滇南的锡矿业东家。

  朱永福出世后,其子孙朱成章、朱成藻兄弟(朱广福之子)及子侄朱朝琛、朱朝瑛、朱朝琼、朱朝瑾等两代人先后进入仕途,涉足官场,自此家业更兴旺,家族业务更开始走向国际,开设商贸进出口公司,贩卖锡锭和云南特产。光绪年间朱家已是滇南富绅,除了蒙自的总公司外,同时在香港,昆明,建水,河内设立了分公司,家道进入了全盛时期。

  而朱家花园就于此时开始兴建,当时的朱家最不乏就是财力,可因为园子规模大,设计也复杂,因此迟迟未能完工,就在建到一半时,朱朝瑛因涉及个旧起义被迫逃亡海外,直到宣统年间才重返故里,朱家花园才又重新修建。

  可这座美丽的园子并没能给将朱家的荣耀保留下来,仅在朱朝瑛的政治生涯中就曾被抄家数次,最后也随着朱朝瑛的政治生涯惨败而易主,但却见证了朱家的百年荣耀,几许浮沉,从农家到富贾最后家道中落,从辉煌到陨落仿佛一帘幽梦,曾经咤叱风云的朱朝瑛最后落得客死他乡的悲惨收场。

  朱家花园在几经易主后,虽然很多地方已遭到破坏,但建筑主体仍然完好,经修复好重现当初的辉煌,而这个大家族的荣耀兴衰早已经被拍成电视剧集流传于世。

  当旭日徐徐升起,光影透窗入堂,阳光的温暖仿佛融化了这百年老宅的冷清,修复后的大宅镂金彩绘,染翰流丹如同全盛的往昔,除却只缺了少爷折扇摇,小姐步摇声。替之是骆驿不绝来自各方的游客如我们般,惊叹着惋惜着这曾尊荣一方的大家族淹没在历史更替的洪流中。

  庭院深深深几许,感叹蓄芳阁内的闺秀们精致却又郁闷的一生,锦衣玉食能否弥补狭隘的人生也未可知,与此相比,更享受世界的广袤,尽管露宿风餐,面迎骤雨狂风,能仰望星辰伴月悬空,能穿越高山河流,能蜗居简舍,能享受星级酒店奢华,那才是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