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一名2岁男童上"托班"摔伤 折射托管机构乱象如今,大多数年轻父母都要上班,家中年幼孩子无人照料,成了一大难题。一些父母无奈之下,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把他们送去了托班。最近,相城陆女士却因为送儿子进托班而感到非常后悔,因为才上半个月,儿子就发生了意外。9月29日下午,陆女士按时到托班接儿子小皓,看到小皓额头上包着纱布,这才知道,小皓在托班里摔跤撞破了头部,伤口大约两厘米左右,而且流了不少血。小皓的父亲魏先生:“看着流了很多血,带到儿童医院去缝了大概5针。”魏先生说,9月中旬,小皓转到了这家托班,一个月的费用是800元。小皓父母觉得,是托班老师疏于看管,才导致小皓伤的这么重。魏先生:“他那个楼梯很陡,我怀疑老师出去打水时候,忘记关门了,小孩冲出去,从楼梯上摔下去。”前天,魏先生带着小皓到儿童医院拆了线,额头上留下一道疤痕,让他们夫妻俩非常痛心。小皓的母亲陆女士:“我最担心的是长大以后,那里留有一个疤。”小皓究竟是如何受伤的?当时,老师们又在干什么?走进这家名为乐高文化的托班,二楼房间有两名孩子睡在床上,旁边坐着一名老师,小皓受伤那天,老师自称就在教室里面。托班老师说:“我具体也没有看到他,听到他哭了,将他抱起来,看到他流血了,小孩撞到了床角。”教室里装了监控,但是9月29日监控已经无法播放,这位老师还翻出了事发当天,手机拍的一张监控截图,监控显示,意外发生时,她和一名小朋友在窗户边桌子上画画,在她的身后,小皓则摔倒,一头撞在了一张床的床角。机构负责人:“我们也不推卸责任。该怎么承担,就怎么承担。们狮子大开口要5万。”这家托班负责人表示,当时孩子治疗费都是自己出的,事后还给了家长500块钱。后来,小皓父母提出赔偿金额太高,他们无法接受。律师徐立勇:“作为看护机构,有相应的看管义务,一旦发生事情,看护机构肯定会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比如说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一系列相关费用都应该由看护机构来承担。”不过,在负责人提供的营业执照中,记者发现,登记机关是相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经营范围只包含声乐、舞蹈、书法美术培训等内容,并没有幼儿托教这一项。机构负责人承认,他们只是一家培训机构。事实上,只在市场监督部门申领营业执照的托管机构,服务对象主要是中小学生,是不能招收6岁以下的孩子。而根据教育部门的要求,从事托幼机构需要有园舍场地、卫生食品安全等一系列的规定。机构负责人:“我们不是托儿所呀,可以画画、课外辅导,搭积木什么都有的。”徐立勇律师称:“如果说这个看护机构没有取得相应资质,超范围经营,相关主管部门可以进行取缔以及处罚。”事实上,不少类似“托班”都没有经过教育部门审批,打擦边球招生赚钱。其中,甚至有些黑“托班”,不具备任何的招生资质。昨天下午,在一家干洗店楼上,记者找到了一家私人开设的托班,教室里一间卧室内地上睡着六七个孩子,托班负责人表示,两周岁以上的孩子都能收。负责人说,一个月收费500元,孩子可以从早上7点一直待到下午5点,中午他们还能给孩子提供一顿午饭。而这么多孩子的午饭,就在卫生间隔壁的一个狭小的厨房里,由一口小锅烧出来,现场的卫生条件与教育部门规定的标准相差甚远。托班负责人称,小托儿所哪有证。记者了解到,目前全市经教育局审批的各类民办教育机构不到500家,市面上大多数是在工商部门注册的非学历培训机构,这些机构开设托管班,对场地、师资、消防等都没有硬性要求。事实上,由于一些托管班在消防上不达标,甚至存在无证经营的现象,托管班的安全事件也时有发生。苏州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庄友刚:“超范围经营,可以由工商来主抓,但是要教育部门来监管参与,同时需要出台相应的行政规章、法规来规范,现在教育机构之所以比较乱,可能没有一个明确的法律法规来遵循。”专家表示,公办全托班质量安全都有保障,但名额有限,完全交由市场化运作,又存在各种各样的监管难题和安全隐患,很难让家长放心。有专家就建议,要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让托管班更加公益化。相关的主题文章: